设计的虚拟现实 / by David Hu

我曾在科技博客 Ars Technica 上读过一篇关于 Oculus 的报道(详情点击如下链接),这是一家正在发展虚拟现实平台的公司,其中有一段文字尤其震撼到了我:

Oculus 执行总裁布伦丹.伊莱布指出,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也许钻研得还不够深入,并声称虚拟现实‘实际上真的会成为最终计算平台’。

伊莱布默认,未来从计算机信息处理技术发展到大型机,到个人电脑,到笔记本电脑,再到移动电话,只需稍多几个中间步骤而已,比如应用到智能手表的研发。但他又补充说,‘一旦你将个人视野切换到一个非常舒适的虚拟视景,而且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你就找到了存在感,你的信念也很真切,让人随之感到是十分惬意——如果你能拥有这种协作社会经验,并使我的大脑切实相信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虚拟的地方,即使现实生活中你并未在我附近,但此刻我仍能感受到你身处我的前方。这是我们经年累月一直在幻想的情景,也是大家孜孜不倦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伊莱布提出的论点毋庸置疑。但真正令人关注且具有深远意义的是探讨其未来对设计领域可能造成的影响。为便于讨论,我们来做以下几种假设:

  • 我们最终会营造一个未来虚拟世界,它将向我们的感官提供精确反馈。
  • 我们撇开电子游戏里的虚拟世界不说,因为它们已超越现实生活。
  • 我们也撇开科幻电影常描述的世界末日景象不说,因为它们大部分以生死为前提。
  • 同时,我们仍然需要赖以生存的东西,比如食物,空气,住所,等等。

我这里的侧重点单单是围绕一个全域虚拟世界对设计所蕴含的深远影响。倘若它未来变得着实令人叹服,以至我们更倾向于关注虚拟物质,而非实际对象,那么这时候会发生什么?如果那些吸引人眼球的事物迫使我们去花钱,随之给大家带来一切仅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莫大享受,那么我们辛勤创造的有形物体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预见未来诸多实际消费品会经历价值递减,而它们通常是大家钟爱或是频繁采购的产品。如果你可以购买一个数字座椅,甚至能感受到它的虚拟皮革材质,那么你何必再去买一个由设计师个人设计的真实座椅呢?你何必去买一台精心雕塑出来的真车,如果你可以坐在一部更快速,造型更狂野的车里,且勿需担心它的自身局限性及由此带来的后果?更别提,在虚拟的世界里,你可以随时处理那些几乎无穷无尽的选项。假如市场需求是存在的,那么当下的产品设计师们是否会为了设计虚拟产品而放弃有形物体?尤其是在进行无限试验、调整误差及观察变化阶段,前者还可以实现不再消耗实体资源的承诺(撇开项目及计算机在运行时消耗的资源);此外,它很有可能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如果我们把这些问题延伸到品牌又会有什么结果?

从品牌学角度分析,对物质产品的需求日益削减,甚至连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都在逐步收缩,那就意味着品牌沟通也渐渐会由数字语言所取代。当传统意义上属于物质范畴的品牌都已变得完全虚拟,这个品牌的定义在何处?我们会脱离这个品牌的历史吗?一个品牌还可以仅仅在虚拟世界中建立忠诚度吗?品牌规划本身其实就是在创造一个“虚拟现实”。战略家、营销人员、设计师及其它相关行业人员都在共同创造和维持一个虚拟生活形态,好让消费者们更热衷某个品牌。今天,商标不再以实体形式呈现。它们也不再拥有鲜明的个人特征;它们现在仅仅反映在可适用的物质产品上。而品牌的唯一持久性在于它们可以被任何人在任何方面无限复制。

大家平常所购买的产品,实际上源于它们是我们每个人的自我反射(比如时装)如果我们不再需要通过它们来呈现自己,那么它们又会发生何种变化呢?如果我们唯一愿意购买的时装只存在于线上——因为我们的虚拟化身看起来更漂亮,或者,我们觉得它才更能代表自己——那时装对我们的意义会有什么改变?难道那些懂得驾驭正确编码的设计师们,就真的能使他们自己的虚拟性能轻易地超越那些畅销品牌的产品吗?也许,虚拟现实不仅仅是“最终计算平台”,它也让我们完全走到了真正民主化设计。但我并不确定,我是否能够不遗余力地接纳它而不会与之抗衡。

我愿意相信,设计的主要用意旨在强调它的物理性。因此,它一定会受到物理限度的制约,而我们设计师也面临着那些局限性所带来的挑战。我希望物理性可以产生变化,无论其多么的微小;因为在虚拟世界中,实在是太容易复制出一模一样的东西,就算可能有无限的其他选择。原因何在?正是由于在现实世界里,局限性给予我们做人的真实感;而人类永远拥有的限制使我们这些设计师渴望和愿意去做设计。 局限性给予了我们超越目标的动力,并在我们没能如愿以偿时,让我们领悟到挫败的价值。一个完美的虚拟现实其实夺取了这些。所以我惧怕的并不是虚拟现实的可能性,而是它的无限性。